17/07/2017~21/11/2017

#3農場生活_BOWEN,QLD

三天一千三百多公里的路,平均每天開四百多公里沿著海,沒有刻意停留在觀光勝地太久,路上有順路經過才下來走走拍拍照,畢竟還沒開始賺錢,也還有的是時間去玩,所以不急不急,我們沿路住宿都是選擇露營地搭帳篷,不選擇背包客棧的原因很簡單,我們一個人會打呼,一個人會夢遊說夢話,怎麼想都不適合跟別人一起分享一個房間,而且很給小的我,也把當初環島使用的快速三秒帳篷帶來澳洲,但其實一點也沒必要,澳洲露營活動盛行,露營裝備很好買也很便宜,澳洲的露營地真的很棒,設施齊全,有公共衛浴,洗衣間,公共廚房,很多還有私人海灘,但澳洲人不常搭帳篷,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是拖著一台露營車,露營車的種類五花八門,有幸我們也在後半年住過露營車一個月,真的是很舒服,有水有電,可以看電視、用冰箱、微波爐也能吹冷氣,有些甚至還有私人衛浴。

到達BOWEN這個盛產芒果的小鎮,我們終於見到電話中的本人,原來是韓國人… …一對移民的夫妻IANERIN,為什麼見到韓國人要害怕呢? 因為在澳洲,韓國工頭是出了名的機車,韓國人很斤斤計較,住宿一周145澳幣一個人,押金要先繳兩個星期,還沒開始工作一個人就先繳了快五百塊澳幣給他,一開始真的怕怕的,因為聽聞很多農場工作騙住宿,賺的錢都還不夠付房租,做農場工作真的要小心亞洲人,亞洲人待在農場當工頭都是為了要賺錢,所以無所不用其至,如果有能力可以選擇,還是直接找澳洲老闆簽約,比較不會吃虧,但原則上來說都是運氣運氣的,有關農場的部分後面再補充說明。總之,我們開了三天車,已經兩個星期沒工作又買了車,身上的錢連兩個人的房租都付不起,所以沒別無選擇只能先硬著頭皮工作,跟韓國人協議工作後再補回押金,但是這個故事也是有美好的地方,我們的房租貴,是因為我們住進新的房子,一切都是新的,我們的房間乾淨通風有一大面連身鏡跟衣櫥,一棟房兩層樓,三房兩廳有車庫跟後院,一開始總共住了六個人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來自印尼的RENNY跟泰國的RICHA住一間,印尼的情侶ALWINCINDY住一間,還有我跟LALA,我們六人在這裡成為很好的朋友,也許是因為年紀相近,都是打工度假,有相似的背景,以及不同的生活經歷可以跟彼此分享,雖然ALWINCINDY只待了兩個星期就走了,因為ALWIN有色弱沒辦法分辨紅色與綠色,但後來我們在愛麗絲泉又相遇,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。工作的部分,這份工作實在是不太好,一開始沒有任何工作經驗,也不知道什麼算好,什麼算不好,一週工作約5~6天,每天五點起床,平均四五點下班,工作內容是採蔬菜,青椒、甜椒、茄子跟辣椒,工作非常的辛苦,作物的莖上有刺,時常刺傷手掌及手臂,早上很多水氣,衣服總是濕濕的沾了很多土,接近中午太陽直射萬里無雲,很乾燥,衣服就又曬乾了,長袖長褲跟帽子是必備的,太陽很大,但因為氣候乾燥也不怎麼流汗,只是最重要的是一整天下來,只有兩次休息時間,十分鐘喝水,半小時吃午餐,偶爾趕進度韓國工頭還會忘記放飯,就一路餓到晚上,現在回想起來,真的是奴隸阿! 一開始笨笨的,也不知道這樣不正常,所以一直都很認真工作不怎麼抱怨,我曾是農場裡最快的茄子採手,產量幾乎都是別人的兩倍以上,但即便如此,在淡季果實不旺盛的情況下,我們的薪資是計件制,就是稱重的,我一周的薪資也才三四百,其他人甚至只有一百多,真的很慘,連生活都無法打平,一周只賺三四百有多慘? 事隔半年,我在愛麗絲泉,一周工時大約只有40小時左右,但稅後還能賺一千兩百多,比起剛開始一周六十多個小時需要曬太陽只賺三百多,現在的工作彈性很大,又不用曬太陽,掃掃地輕鬆又好賺,又能跟澳洲人聊天交朋友,真的是天差地遠。

 

 

 

事實上我們六個人,除了我們兩個以外的人,都已經在澳洲待超過半年,他們不停地嫌棄,但是又別無選擇,因為第二年簽證必須在農場工作八十八天,他們的一簽已經快過期,沒有時間再挑農場了,只好繼續留下,而我只在這間農場待兩個星期,韓國工頭IAN很喜歡我們兩個唯一的台灣人,工作認真,總是偏心少收我們車資,也給我們比較輕鬆的工作,我向他們說明我希望能有更多工作機會,因為我知道有些人在這一周能賺七八百,他們採果結束後,還做了兩小時時薪20的包裝工作,但是IANERIN給了我更好的工作,因為ERIN是很瘦弱的韓國女生,但英文能力很強,曾經在南韓是三星的軟體工程師,用伴侶簽跟著她老公IAN移民過來,IAN的英文不是很好,但他申請了一間公司行號,專門找農場合作,再抽背包客的薪水賺錢,回到原本的話題,ERIN因為無法接受嚴苛的農場環境,所以一直在找新的工作,剛好在我要求要更多工作之時,她接到了來自MULGOWIE的面試通知。

MULGOWIE是供應商,專門提供給連鎖超市woolworths保裝好的玉米跟豆子,woolworths遍佈整個澳洲,所以MULGOWIE也是一間很大的公司,工作都是算時薪一周工時穩定,大概平穩地都能賺七八百以上,算是不錯的工作,在澳洲我認為一周能夠存下600澳幣就算是及格了,於是很快的ERIN就帶著我跟另一個韓國人Dan,前往面試,當初還不能跟大家說ERIN偏心帶我們去面試新的工作,去跟HR面試,是一位年老的澳洲女性SUE,我們三個同時面試,我自己額外準備我的英文履歷,但其實這份工作的資訊什麼都不知道,Dan的英文很差輪到他時支支嗚嗚的,韓國口音很重,當天是面試大夜班的包裝工廠清潔,面試聊天真的聽得很吃力,但我還是假裝的很好頻頻點頭,輪到我做基本介紹時,劈哩趴啦的我就拿著履歷亂扯一堆,我已經準備好要講的故事,從工作經歷到為什麼想來澳洲甚至來澳洲前環島我都有提到,我說完後SUE也簡單的問我幾個問題,然後我也很膽大的敷衍過去了,面試結果出爐,只有我一個人應徵上這份工作,超級尷尬的,因為明明是通知erin去面試,結果只有我應徵上,之後我就跟LALA分開工作了。

 

我跟另外兩個比利時的背包客應徵上了這份工作,同事是三個澳洲人,兩個比利時人一個英文很差需要靠他朋友幫忙翻譯,但能做簡單溝通,另外三個澳洲同事,則是完全不留情的濃厚澳洲口音,每次聊天大概都只有20%理解,聽完之後還得複述,確認交辦的事項才能安心,我起初非常認真積極的表現,順利通通一周的試用期,雖然偶爾理解錯誤,但最終都還是有完成交辦的事項,然後那個英文很差的比利時人就被FIRE了,因為他很不認真,一邊工作一邊唱歌跳舞的,也常常少做很多事。在這工作兩星期後,一切都很上手了,我就引薦LALA進來這間公司,經過一番努力,LALA在那間地獄農場待了一個月,終於逃脫過來這間比較好的公司,而我們跟韓國工頭的關係就變成只是單純的房東跟房客,但我們仍然還是跟RENNYRICHA一起生活在同一片屋簷下,偶爾放假開車帶他們一起出去吃飯,到海邊戲水健行,一起慶生,這段時間,好多次RENNYRICHA都跟韓國人吵架,被氣哭了,因為他們整整兩個禮拜都沒有休假,其他韓國同事安慰他們的理由,是他自己也已經兩個月沒放假了,總之就很慘,所以我們偶爾也會在他們下班前,做好一點小點心,像是珍珠奶茶,或是羊肉爐之類的,替他們加油打氣,我們很喜歡在BOWEN一起生活的時光,縱使後來前前後後還有其他韓國人日本人德國人,搬進我們的房子,感情也不如我們一開始六個人那樣的緊密,我們甚至有一個LINE群組,就算分開了也還是經常分享彼此的生活。

 

那個時候的我,很開心因為努力有被看見,也交到了知心的外國朋友,生活也在一個月內,上了軌道,生活的品質,有了質的提升,開始能夠盡情的享受生活,在休息時吃著牛排配啤酒,在MULGOWIE的工作剛開始很輕鬆,因為跟農場比起來,既不用曬太陽,薪水又是兩倍以上,也沒太大的壓力,只是日復一日的熬夜工作,大概是晚上六點到凌晨三四點,長期下來也是精神疲乏,偶爾上下班的路上,還會遇到袋鼠大遷徙,有點恐怖。

談到我們在這的三個長期同事,Max是個二十七歲的矮小比利時男生,比利時人真的是很前衛,他有一次跟我說他在比利時的時候有參加過moon party,一堆網友約在一個,廢棄類似鬼屋的地方喝酒吸毒開party,真的很難體會他的生活,Max總是抱怨,但他最終還是跟我們一起待到了季節結束才離開,ron是個高瘦的澳洲人,約四十多歲,身上毛髮很多,全身充滿刺青,留著一小節馬尾總是帶著一頂鴨舌帽,整個人很rock,偶爾很情緒化,出身於澳洲南部維多利亞州,因為一些法律上的刑責,無法繼續留在家鄉,也因為三次無照駕駛被判坐牢,聽說在我們結束工作後入獄服刑了,他講著一口濃厚的口音,總是不清楚他在說什麼,但我們其他人總是很聰明的,去猜測他想說些什麼,他人不壞,有時很搞笑很可愛,但是很常跟debbie吵架,吵完就生氣,很暴力的做著清潔工作,debbie是他在這間公司才認識的同事,我不清楚他們彼此的過去,只知道他們同居過一陣子,分分合合的,有次debbie抱怨他機器沒洗乾淨,因為ron有老花眼,ron就賭氣走了兩三個小時從公司穿著雨鞋走回家,然後隔幾天,就假裝腳痛不來上班,debbie對我們兩個很好,她也是我們的supervisor,總是把我們的休假排在一起,我們休假時他們就只有三個人要做完,全部的事,Max偶爾會抱怨平時都是至少四個人或是五個人一起上班,debbie的英文相對好理解很多,也對我們很照顧,甚至我們離開前,還幫我們兩人各寫了一張滿滿A4的推薦信,但她偶爾會在上班時宿醉,消失一兩個小時在車上睡覺,想必在我們看不見的地方,她也是很有個性的一個人吧,她總是畫著黑色眼線,也是很ROCK的氣息。

 

 

 

在農場前前後後做了四個月,中間自己訂了一個行程,去過一次白天堂沙灘,全澳洲最美世界排名第三的海灘,白色奶粉狀的細沙,清澈的海水只有細沙跟魚群,非常美,非常乾淨,旁邊有座無人島,漢米爾頓島,曾有一位台灣女生在那,做著世界最棒的工作,無人島主,年薪聽說有15萬澳幣,島上有七星級的飯店,聽說是不少好萊屋明星的度假天堂,真的很美,也或許是這個契機,打破我原本,一直不想玩樂的念頭,因為真的是難忘的人生體驗,有些事不花錢,真的無法體驗到,該花的還是要花,人都來了,錯過這次更待何時,這就是為什麼很多人說,來澳洲其實存不到錢,因為都花掉了,但沒聽說過有誰說,把錢花掉覺得不值得的,經歷的事情越多,視野就更廣,就會明白自己在世上的定位,會開始對未來有個願景,而知道自己該努力去達成那個目標。時間回到過去,ALWINCINDY離開時,其實他們聽我說完,我想去烏魯魯度假村工作時,就開始在網路上應徵,最終兩人都通過視訊面試,然後啟程探勘我未來想走的路了,不過他們兩人英文能力很強,ALWIN有在HOTEL當臨櫃的經驗,CINDY則是有在餐廳當服務生的經驗,也因為如此,當我們在BOWEN的工作結束後,還在申請烏魯魯的工作,就直接前往烏魯魯了,又是另一個兩千多公里,一路向西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
全站熱搜

OB Way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